人文张骞
张骞生平简介
生平简史
学术研究
历史评价
 
学术研究 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人文张骞 > 学术研究  
《汉博望侯张公骞墓》碑的凿痕释疑
来源:本站 作者:杜丹妮 日期:2015/11/30 16:02:27 浏览次数:5779

在张骞墓前,竖立着四通不同年代的碑刻,其中年代最久远者,是墓前正中一通名为“汉博望侯张公骞墓”的碑刻。上款:“赐进士及第兵部侍郎陕西巡抚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五级毕沅书”,落款:“大清乾隆丙申孟秋知城固县事朱休承立”。
  细心的游客们会发现:碑的落款题字被分为两部分,上部为“大清乾隆丙申孟秋”,下部为“知城固县事朱休承立”。上下两部的题字在文字的字体、间距、大小方面明显不同,并且在上下两部分之间,有一段长70厘米,宽11厘米的凿痕。按照清代墓碑的题款格式,凿痕处当为立碑人的题名,那么被凿去的是什么内容呢?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  其实,了解了此碑刻立的背景,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。
  该碑为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七月所立,碑文由毕沅所书。“毕沅,字纕蘅,江南镇洋人,乾隆十八年举人,二十五年(1760年)一甲一名进士(状元),三十八年,擢陕西巡抚,四十四年,老母去世,离职守丧。”毕沅在抚陕时,“修汉唐以来名迹”(《清史稿》第三百三十二卷》)并亲自题写碑文,责令地方刊立。也就是说,此碑是地方长官遵照毕沅的命令,完成张骞墓整修后所立,落款题名只能为地方长官。而朱休承凿去的只能是他的前任题名,据光绪四年《城固县志》载,朱休承的前任为李昌隆(举人、贵州南笼人,今安龙县人)。故被凿去的内容当为 “知城固县事李昌隆立”。
  又按《大清律例》的规定,清代地方开支为长官负责制,新官已到“旧官各照已定限期,交割户口、钱粮、刑名等项,及应有卷宗籍册完备”。因此,照此推测,时任城固知县李昌隆,完成墓碑刻制但未竖立便卸任,接任知县朱休承完成未尽事宜。墓碑刊立之费用,当归于朱休承任期内,该碑落款题名也只能为朱休承。但墓碑已完成刻制,只好将原落款处的题字凿去,并在下方添刻:“知城固县事朱休承立”,由于题字地方狭小,这几个字的笔画也只能既细又轻。
  至于有一种说法认为朱休承为给自己扬名,让石匠磨去上任知县名字,将自己的名字更换,石匠对此不道德的行为反感,在磨凿时用力较深,重新刻字时笔画既细又轻,使后世观者,一目了然,朱休承本想流芳百世,不成想最终却徒增笑料。这种观点貌似有道理,但实难深究。试想一下,碑文为毕沅所书,是朱休承的顶头上司,更改题名之事,必会上报毕沅,征得其同意后,方敢改凿添刻。
  我想,为这样的伟人题名,为一位给中国历史发展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先贤刊立碑石,是万万不可存有亵渎之心,即便有,也会被后人所耻笑。所以,无论从任何角度来思考,“扬名”这样的说法实在有些牵强。
  不管怎么说,这通石碑记载和见证了毕沅、李昌隆、朱休承等故人对张骞墓的修理和保护,也体现出了他们对张骞的推崇和敬仰,他们的所作所为理当被我们尊敬和传诵。
 

上一条新闻:浅析张骞精神的实质   下一条新闻:暂无
版权所有:(c)2015-2035 城固县张骞纪念馆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16011900号-1
电 话:0916-7236064 地 址:陕西省城固县博望办事处饶家营村 在线访问人数:7418
最佳使用效果1028*768分辨率 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及以上 技术支持:启元动力

陕公网安备 61072202000151号